深圳千里骏马信息科技集团有限公司
2022-04-28 17:44

马云被华尔街列为新的起诉对象 中概科技股缩水超万亿美元

分享到:

4月21日,知乎、理想汽车、百世集团、贝壳等17家公司,又被美国证交会(SEC)列入“预摘牌名单”,这是3月份以来,第五批纳入该名单的中概股。

根据SEC的说法,这17家公司需在5月12日前,向SEC提供证据,证明自己不具备被摘牌的条件。同时,SEC将百度、爱奇艺、富途控股等5家中概股,从“预摘牌名单”转入“确定摘牌名单”。

《证券日报》引述相关专家的分析说:“理论上讲,进入‘预摘牌名单’并不意味着一定会进入‘确认摘牌名单’。被列入‘预摘牌名单’的企业,只需要在15个工作日之内提交证据、进行申辩,向SEC证明自己没必要摘牌。但对于名单上的公司而言,15个工作日的时间确实比较急迫,很难完成SEC的相关要求。”

4月22日,早先向阿里巴巴发起集体诉讼的4名美股投资人,修改了起诉状,将马云列为新的起诉对象。而起诉理由则是——阿里股价暴跌,导致投资利益受损。
根据最新市值计算,阿里巴巴的股价距离2020年12月已经下跌超70%,市值蒸发6200亿美元,期间累计成交额则超万亿美元,如果胜诉,涉及的赔偿金额达创纪录的数千亿元。

自2021年以来,在美国上市的中国科技企业总市值累计缩水已超过1万亿美元。

按照一些海外朋友的分析,以前诉讼针对是中国科技公司,现在又将马云加入诉讼对象,更是首次将矛头指向企业家个人。这可能意味着美国某些人对于中国企业的打压,进入到一个新阶段。

有分析认为,马云是最具代表性的中国科技企业和企业家之一,将其告上法庭,会显著影响中国科技公司投资者的信心。而且,一旦对其诉讼形成判例,全美投资人可能都会据此起诉暴跌中的中国科技公司,这将让其本已严重缩水的市值再受重创。

金融战只是手段之一,纵观过去数年美方的一系列举动,其对中国科技公司的打压呈现出贸易、科技、金融多种手段并行交织的特点。

贸易战的主要手段则是所谓的实体清单。

1997年2月,美国首次发布实体清单,当时主要限制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有关的实体,后来不断扩展,只要是被认为危害了美国国家安全和利益的实体,统统都在制裁之列。

这意味着,被“拉黑”的企业,没法再进口美国高技术。实体清单的实质,就是对竞争对手进行技术封杀。

2018年之前,实体清单主要针对的是俄罗斯和中东国家,按照相关统计,在1997年至2007年,这11年间共制裁了21个中国实体,平均每年2个实体(其中有8年为0)。

2008年至2017年,10年间共制裁了174个,平均每年17个实体。

2018年至今,近4年间共制裁了431个,平均每年108个实体。

2019年5月15日,特朗普突然以国家安全为由,通过一项国家安全禁令,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。同时,美国更以莫须有的罪名,逼迫一些国家废除与华为的5G合同。

此前华为刚刚超越三星,成为全球仅次于苹果的第二大手机销售商,按照当时的趋势,华为手机甚至很可能超越苹果,登顶世界第一。

2020年末,美国参议院通过所谓《外国公司问责法》,提出如果外国公司连续三年未能通过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(PCAOB)的审计,将被禁止在美国任何交易所上市;上市公司需披露自己与其他国家政府的关系。

尽管该法案适用于所有外国公司,但主要是针对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,特别是中国科技公司。

也正是2020年后,中概股开始了长达两年的下跌周期。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先后将40余家中概股企业列入所谓“预摘牌名单”,引发市场恐慌。

3月15日美国最大的金融企业摩根大通也突然出手,史无前例的一夜之间下调28只中概股的评级,涉及中国整个互联网板块,其中阿里巴巴的目标价被从180美元下调至65美元,腾讯从570港元下调到265港元,百度从245美元下调90美元,其他中国企业也未能幸免。

有分析指出,由于目前所有中概股都无法满足法案的规定,因此所有在美上市中国企业都可能将被列入“摘牌名单”,摩根大通的行为实质上已给所有中概股下了判决书。

你发展强大了,有了全球影响力,你就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钉。

数据显示,阿里在技术和研发上的投入每年都超过人民币1000亿元,在云计算、芯片技术、AI人工智能、量子计算等领域居于国际领先地位。

特别是2009年阿里巴巴发起的“去IOE”运动,打破了美国IBM、Oracle和EMC三家公司的IT基础构架领域的垄断,阿里也成为全球首个拥有独立云计算系统的非美国公司。

中国互联网发展也出现过波折,暴露出很多问题,让我们爱恨交加,但经过一系列的整顿,解决了这些问题后,必然是轻装上阵。

更大的风险,其实是西方的打压。国内的监管,目的是为了行业的健康发展,西方的打压,则是试图打掉我们这个极具竞争力的产业制高点。

科技企业是中国经济中最活跃、也最具国际竞争力的一支力量,打击中国科技企业,是干扰中国经济健康发展的重要手段。中国科技企业一定不能心存侥幸,要认识到美方的打压是一个系统性、长期性的过程,不要指望他们会自觉收手。

对于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等问题,国家监管机构早已开始积极应对。3月中旬,国家有关部门召开会议,专门研究了相关问题,并对中国互联网企业表示了公开支持。

在4月21日的博鳌亚洲论坛上,中国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披露,中美审计监管谈判进展顺利,“现在基本上隔一周就视频谈判一次,把细节都落地,我很有信心,在不久的将来达成合作协议……相信这个不确定性很快就会移除,这对中概股会是一个好消息。”

我们要保持清醒,即便中美解决了这个问题,美国也会找到新的进攻点,平地起波澜,制造出新的麻烦。

但人家越是忌惮,我们越是要冷静,增强自身实力,要促进平台经济平稳健康发展,要利用好全球资源发展自己,提高国际竞争力。

上一篇:IMF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,俄罗斯GDP为何不降反增?
下一篇:数字化转型应有生态化思维